">
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兴仁 » 兴仁文苑 » 散文

鸡枞的记忆

  • 字体
  • 访问量:
  • | 打印本页 |  关闭本页 |







鸡枞的记忆


龙芝祥


  这是一个属于信息的时代,人人都是麦克风、个个都是通讯社,特别是微信的出现,更是将自媒体发挥到了极致。大家天天都在晒自己的东西,仿佛一夜之间,“晒”成?#24051;?#31038;会的集体行动,晒心情、晒自拍、晒宝宝、晒作品……各种晒,充斥了每个人的朋友圈。

  夏天来临,大家都在晒一样东西——鸡枞,这倒是让我很是满足,每天都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鸡枞,实在是过瘾。

  我对鸡枞是如此的?#19981;叮?#19981;仅仅是那无法抗拒的味道,更是因为它承载了满满的回忆,饱含着童年的味道,充满了浓浓的乡愁,带着永远不会裉色的少年情怀。每当伏天来临,鸡枞飘香的时候,我的思绪,?#22336;?#22238;?#22235;?#20123;年代。


  鸡枞有独鸡枞和大窝鸡枞之分。独鸡枞生得比?#26174;紓?#19968;般农历五月中下旬就开?#21152;辛耍?#19968;次生一朵,也有生三两朵的,一年可以生多次,又叫冷窝鸡枞;大窝鸡枞在伏天生,尤以立秋前后为多。大窝一次生几十朵,多的上百朵,一年只生一次,与冷窝鸡枞相对,大窝鸡枞?#27493;?#28909;窝鸡枞。

  鸡枞是个很?#36763;?#24615;的东西,同样生活在农村,有的人一辈子难寻得一次,?#34892;?#20154;一年要找得无数回。有人说,鸡枞要等有缘人;也有人说,找鸡枞的人都是苦命,一辈子?#35760;睢?#25105;更宁愿相信,那些懒鬼找不到鸡枞,心中羡慕嫉妒恨,找点心理平衡罢了。

  小时候,我?#19981;?#25214;鸡枞,运气?#19981;?#19981;错,有时还会拿去卖些零用钱。找鸡枞多了,也就找出了些名堂。我总结有三个要点:一是要起得早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夏天晚上温润,鸡枞在露水的滋润下,长得很快,必须天刚亮就去找,好草等不?#32553;?#33050;牛,去晚了就成了别人的盘中餐。二是要记得鸡枞窝,鸡枞一般都是在同一个地方生长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鸡枞窝,像藏宝图一样记在心里,尽量不要让人知道,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,最后都会成为公开的秘密。拥有更多的鸡枞窝,就拥?#36763;?#26356;多的资源,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找到鸡枞。为了增加自己的鸡枞窝存量,经常会采取一些交易行为,与小伙伴交换,不过有时候换来的可能是些不会生了的老窝,甚至根本什么也不是,就是个?#37327;?#32780;已。三是要记得鸡枞的生日。大窝鸡枞?#38405;?#29983;,每年都是在那几天,所以用不着天天跑,估计日子快到了,那几天就盯紧点儿,跑勤点儿,多数是你的菜。所以说鸡枞是?#36763;?#24615;的,你对它用心,它就会“以身相许”。


  邻村一个姓薛的大叔找鸡枞是出了名儿的,我们一年也就找个十多斤,他一年要找上百斤。我们找鸡枞带把镰刀就出发,他是扛把锄头,背个背箩,倒像是去种地。有人找他买鸡枞,他会笑笑说,你等等,一会就回来。要不了一两个小时,他就回来了,背箩里肯定不会空,仿佛就是他栽的,想什么时候采就什么时候采。大叔的这个本事儿,那时让我们实在是羡慕得不得了。

  吃鱼没有打鱼欢,找鸡枞亦是如此。那时的我们,其实找鸡枞更在乎的是发现鸡枞那一刻的享受。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满山遍野的找了这么久,原来你在这里儿。那?#20013;?#21916;之情,实在是无以言表。每次都要围着转上好几圈,看了又看,才开始刨。可惜那些年代没有相机,更没有?#21482;?#35201;不自己肯定会有好多好多鸡枞图片。

  刨鸡枞是很有讲究的,要细心,轻轻的,不要把根弄伤,多刨些土,尽量把根留长些,要不剩在土里可惜。刨完后尽量不要留痕迹,少让别人知道,来年自己再来找。


  找鸡枞的人,肯定都干过不少坏事儿,经常搞些恶作剧来?#33050;?#20154;。

  坏事一:做假窝。?#21152;?#20004;朵已经腐烂了的鸡枞,一定不会让它丢,得发挥点儿作用,找个地方,把它种下去,然后煞有其事地带伙伴去看看。以后小伙伴就会每年雷打不动的往那儿跑。

  坏事二:做假顶。鸡枞出土的时候,会把地面顶起一个一个小土丘,像开裂的包子一样。小伙伴们总是在鸡枞窝里用镰刀撬起许许多多的小丘,于是后面找鸡枞的人看到时总会满心欢喜地大叫一声“鸡枞?#20445;?#20854;结果肯定时空欢喜一场,被骗的人又会做出许许多多的假顶,让后面的人继续被骗。

  坏事三:埋地?#20303;?#25214;些新鲜牛粪,把土刨松,埋进去。这是最损人的了,后面小心翼翼徒手刨鸡枞的人,中了?#25353;?#22870;”后,一定会破口大骂,是哪个背时倒运的人干的,将来生儿?#29992;?#23617;眼儿。

  干这些坏事儿的人很多,包括?#20057;?#22312;内。


      自从离家到外面学习工作后,就很少去找鸡枞了,不过每年在生鸡枞的季节,都会回去找一两次。只是现在再也没见到过鸡枞长在土里的样子,每次都是空手而归。找得鸡枞,已经是20年前的事,以前那些属于自己的鸡枞窝早已成平地,了无踪迹。

  找不到鸡枞,每年只好去买些来吃,用青椒炒,或是煮汤,味道很?#21097;?#26356;多的,是要炸成鸡枞?#20572;?#21507;上一年。不过,买来的鸡枞,总觉得差了些什?#27425;?#36947;,说不清,也品不出。

  心中是如此怀念找鸡枞的时光。昨天,我又去找了。其实,我知道自己找的不是鸡枞,是童年的记忆。在长满野草的山?#19979;?#26080;目的地转,我知道自己什么也不会得到。

  空旷的山上,只有我一个人。突然间,我看到了童年的自己,正与小伙伴们?#20998;鹱牛?#27426;笑?#29275;?#36824;有自家那头老水牯,正在与其他牛犊子逗着圈子。

  我轻轻地躺下,山也跟着倒下,?#33258;?#20687;羊群一样往后退,天还是那么蓝,太阳直直的剌着我的眼,居然有泪水顺着眼角?#37027;?#30340;流下来。




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
广东11选5任5投注技巧 北京pk10七码计划软件 时时彩开奖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qq 时时彩后二规律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 best365手机官方网站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全天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鹿鼎彩票注册官网 时时彩qq群 必赢客北京pk10软件 彩票一分快三的技巧 mg助手 神龙王3肖6码 免费公开